扎克伯格多疑又偏执?《连线》曝光脸书鲜为人知的秘密
2020-03-05 19:44:27
  • 0
  • 0
  • 0

来源:新浪财经综合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硅谷洞察”(ID:guigudiyixian),作者:硅谷洞察。

作为全球最大的社交网站,Facebook总是处于舆论的中心。而公司内部盲目地发展,无休止地追求绩效的文化,让Facebook在过去几年里曝出了很多丑闻。例如,虽然其拥有了巨大的用户群体,然而其平台上却充斥着极端言论、哗众取宠的报道和虚假新闻。

特别让人感到讽刺的是,公司以及它的领导层还常常将平台的问题归咎于庞大的体量,认为解决这样的问题也需要更多的时间。

例如,马克·扎克伯格在解释剑桥分析的丑闻时,曾表示:“当你打造了一个如此庞大的平台时,它出现了问题,那么解决的时间也会非常久。我并不认为自己或任何一个人可以在几个月或者半年里解决这些问题。” 这成了Facebook对自己所犯下所有错误的辩词:虚假信息太多,一时半会解决不了;憎恨言论太多,短时间很难有成效;有待审查的广告太多,这也需要很多时间。然而,与此同时,Facebook的规模还在持续增长。

那么,扎克伯格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如果他离开了,Facebook作为一家公司还能维持多久?作为FLAG的当头兵,Facebook的内部文化,与苹果和Google相比,有什么区别?

2月底,美国《连线》杂志资深记者斯蒂文.列维(Steven Levy)推出了一本新书《Facebook:内幕》(Facebook: The Inside Story)。在过去的3年里,为了撰写本书,列维以各种方式接触了包括扎克伯格、谢丽尔·桑德伯格(Sheryl Sandberg)在内的Facebook高管,他们的诸多高级助手以及员工。下面,就让小探结合列维的观点,带你一窥这个处于风口浪尖的巨头背后16年的故事吧。

“情绪化且多疑”的小扎,曾造出只有右撇子能用的手机

Facebook在15年里从不缺少新闻报道。然而,其中一些负面新闻都是有关Facebook公司内部决策的。当斯蒂文•列维深入采访到Facebook的高管后,他表示:“当时没人能说Facebook早期的决策是错误的,但是事后诸葛,我能清楚的看见某些决策(通常是扎克伯格的决策)确实让Facebook损失惨重。“

此外,还有很多媒体甚至没有报道过的有意思的新闻,例如,一位匿名的Facebook员工告诉列维,Facebook曾设计过一个非常特别的手机,该手机的曲面上有一个不寻常的凹槽,可以用拇指滚动。英特尔为这款手机提供了“一种创新的触摸传感器,既可以解锁手机,也可以在单个动作中滚动”。但是,这种触摸传感器仅适用于惯用右手的人。尽管如此,Facebook还是决定推进这个项目,制造这款手机,“ 我们决定,我们就不考虑“左撇子”人群的需求了。”这位匿名员工如是说。

当然这其中也有非常疯狂的,2010年,美国媒体《商业内幕》(Business Insider)曾报道扎克伯格在哈佛时与温克尔沃斯兄弟(Winkelvoss brothers)之间的“创意盗窃”纠纷,温克尔沃斯兄弟认为Facebook是他们的创意,扎克伯格只是利用与他们合作的机会偷走了它。

这件事情被《商业内幕》曝出后,扎克伯格通过该媒体的记者在Facebook中偶然输错的一个密码黑进了他的邮箱想一探究竟媒体准备做些什么,尽管最后《商业内幕》称扎克伯格是清白的,他并没有从温克尔沃斯兄弟那里偷走任何东西。但扎克伯格还是在其记者的私人邮件中看到类似于“卑鄙”的字眼。

我们都知道扎克伯格想要通过Facebook链接世界,而他本身的才华和近乎极端的竞争意识也支撑他站在了世界的巅峰,可是这也正是Facebook时至今日被负面消息所包围的原因。

他竞争意识不止体现在Facebook对立企业身上,当他发现尼日利亚的用户更加喜欢Instagram而不是Facebook时,他非常的生气。甚至不惜通过压缩Instagram的资源,从而逼走创始人。这样的决策无疑是非常情绪化的,让人不敢相信这是扎克伯格做出来的事情。

对于此事,列维评论到:“我想Instagram的团队至今对扎克伯格的决策还充满着疑惑。尽管在与我的对话中他并不承认他是因为“嫉妒”才这么做。也许在那段时间里,扎克伯格想要构建一个属于他的社交帝国,只有清理掉这些创始人,才能诸如Instagram这样的企业更好的融入Facebook,与其说这是情绪化的决定,我更愿意称它为一种战略。”

而扎克伯格身边的高管对于这样的战略有一些忌惮,“当我采访谢丽尔·桑德伯格(Facebook首席运营官)的时候,她告诉我她如果不是因为害怕某些事情,她会努力的做到Facebook的CEO,并且告诉全世界她是一个女权主义者。她在回答这个问题的时候非常的真诚,这与她自己书中的描述完全一致,可是直到今天我也不知道她在害怕什么?”

Facebook近几年失去了很多高管。例如:WhatsApp联合创始人简库姆(Jan Koum)、公关和公共政策主管艾略特施拉格(Elliot Schrage)、首席安全官亚历克斯斯塔莫斯(Alex Stamos)、合伙人副总裁丹·罗斯(Dan Rose)、Oculus的前CEO和联合创始人布兰登·伊里贝(Brendan Iribe)

特别是克里斯·考克斯(Chris Cox)的离开,让列维非常震惊。他在采访中表示他一度认为克里斯将会是扎克伯格的继任者。

外界经常会思考:Facebook的人才储备是否充足?他们是否还能找到之前那么好高管来管理公司。在外界看来,扎克伯格对于冲击业绩和扩张的决策往往做的十分快,可是要让他完全信任一个人却需要花非常长的时间。

列维表示:“毫无疑问,Facebook仍然有人才。但是,扎克伯格喜欢把关键的工作交给他认识和信任了一段时间的人,而这样的人越来越少了。”

例如,Facebook的AR/VR副总裁安德鲁•博斯沃思是扎克伯格最信任的人之一,尽管他因2016年备忘录事件深陷舆论漩涡,扎克伯格仍然选择为他仗义执言,以回报他多年来的忠诚与功劳,在Facebook内部,许多人都认为安德鲁会是扎克伯格的继任者。

2014年被扎克伯格说服加入Facebook的前PayPal全球CEO 大卫•马库斯(David Marcus)也完全赢取了扎克伯格的信任,在他的领导下,Facebook Messenger的活跃用户数量大幅增长,其功能也得到了一些改进,包括引入了一些工具,促进零售商与其客户之间的互动,比如支持支付的聊天机器人。马库斯领导Facebook通讯部门四年之后, Facebook宣布他将负责新成立的探索性的区块链任务小组,该小组的产品就是现在被称为Libra的虚拟加密货币产品。

Facebook与苹果、Google,有何区别?

列维在就新书接受美国媒体的采访时,曾有记者问到:“你之前已经深入的研究过苹果和Google。与这两个公司相比,Facebook的内部文化如何?如果扎克伯格离开了,公司还能维持多久?”

对此,列维认为,一直以来,Facebook都在以扎克伯格的形象运营。重要的是,他从大学辍学时创造了一种基于快速开发的鲁莽宿舍文化。谢丽尔·桑德伯格在某种程度上专业化了Facebook的文化,但“工程思维”和“快速行动”的准则仍然有效,两者恰恰是扎克伯格明确宣扬的。

即使扎克伯格离开,公司也不会消失,依然会有大量广告商们还会继续为Facebook的广告位买单。但不管继任者是谁,情况都会有所不同。也许继任者对于那些所谓的“政治广告”的态度会有改变吧。

相比之下,Google虽然雄心勃勃,但更多的是研究和科学。苹果则因为出色的设计受到人们尊重。从facebook离职的工程师拉斯姆森在接受BusinessInsider采访时称:“当我加盟Facebook后,感受到与谷歌的最大的不同是,工程师和设计师在各自公司重要性的不同。在谷歌,工程师的影响力远大于设计师和营销团队,而在Facebook恰恰相反。”

相比之下,拉斯姆森称,Facebook也不是不进行实验,不收集数据,但Facebook以产品为导向,数据等科学内容要紧随产品之后,以支持产品。而在谷歌则不同,须经大量的研发才能最终形成产品。

那么,Facebook对列维撰写这本书,是什么态度呢?

Facebook向媒体公开的邮件中表示:“ 我们让列维广泛接触我们的高管,他们向他真实的讲述了Facebook过去最痛苦的时刻,虽然我们不完全同意他所说的,但我们也不否认他所描述的问题,我们正在积极努力解决这些问题。”

无论如何,Facebook经过十六年的发展已经足够伟大,而这个社交帝国的领导人:马克.扎克伯格毫无疑问是一个天才。相信在经历过这几年海量负面消息的洗礼,Facebook和扎克伯格都会变得比以前更加成熟。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