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信仰幻灭,夹缝求生
2020-06-15 16:06:18
  • 0
  • 0
  • 0

原文来自Fast Company,作者Mark Sullivan原文来自Fast Company,作者Mark Sullivan 

  文/Mark Sullivan

  来源:栈外(ID:zhanwai_)

  本文看点:

  1、面对“社交媒体总统”特朗普在各大社交平台发布的包含不实信息或具有威胁意味的推文,Twitter将相关推文标记为“事实有待核查”或将其屏蔽,得到了人们的赞同。Facebook却未对特朗普总统的帖子采取行动,引起员工强烈不满。

  2、扎克伯格对不当言论的默许让一些员工开始质疑该公司的一些核心观念。Facebook作为一个言论自由的领域,为了保持法律上的豁免权,并不参与许多内容的审核决定,甚至允许公职人员在平台上肆意发布错误信息。

  3、为了迎合特朗普,平台不断改变规则,默许其发布包含不当言论的帖子。该公司的算法推荐也在无形之中为用户呈现了更多有关极端主义的推送。许多员工对Facebook的做法感到失望,因此选择辞职。

  若你的企业模式本身就有弊端,甚至反乌托邦,你需要仔细揣摩说辞。要让年轻、思想开明的员工每天工作时感觉良好,有时仅凭高薪和津贴是远远不够的。

  Facebook现在便是如此。近期,特朗普在Facebook上发帖鼓励使用武力镇压全国抗议乔治·弗洛伊德事件,并引用了一位迈阿密警察局长约在1968年曾发表的种族主义言论“当抢劫开始时,就该开枪了”,许多Facebook员工认为这是在号召人们使用暴力。

  但是,该公司CEO马克·扎克伯格并未此采取行动,引起员工强烈不满。

  作为Facebook的一名员工,我对公司的表现感到羞愧,大多数同事都有同感,我们正在发出自己的声音。

  ——杰森·托夫2020年6月1日

  扎克伯格在一篇文章中为此决定进行了辩护:“人们需要知道政府是否计划部署武力。”作为回应,Facebook员工进行了线上罢工。

  此外,已有两名员工辞职。为了解决此事,扎克伯格提前了一次内部会议,并表示将坚持自己先前的决定。报道称,他还从不同的角度解读了特朗普的帖子。

  然而,纵观各大科技公司,Twitter对特朗普发布的包含不实信息或具有威胁意味的推文标记为“事实有待核查”或选择了屏蔽,得到了人们的赞同。扎克伯格仍然是众矢之的。

  扎克伯格的这个决定虽然远非该公司第一个失误政策,但是似乎却刺痛了一些员工的心。该公司对特朗普的举动持中立态度,可能会让员工质疑公司的核心观念。例如:

  “Facebook捍卫言论自由”

  Facebook的定位是一个中立、言论自由的领域,不参与许多内容审核决定,因为科技公司不应像扎克伯格所说的那样,充当“真理的仲裁者”。

  Facebook的政策明显给予了公职人员以特权,他们可以在该平台上发布错误信息,甚至呼吁使用暴力,因为公开他们的言论“符合公众利益”。

  Facebook放弃审核职责可以出于更实际的原因。不干预政策让这家公司看起来更像是一个中立的科技平台,而不是一个对内容做出判断的发布平台。

  这点尤为重要,因为当科技公司开始对用户发布的内容做出编辑时,便可能会涉及到另外一种法规。如果将Facebook视为发布者,那么该公司便会失去目前在法律上的豁免权,即避免因用户发布有害内容而引发诉讼的权利。

  在Twitter采取行动之后,特朗普对社交平台进行了报复。他发布了一项行政命令,取消了《通信规范法》第230条赋予社交媒体平台对第三方用户发布的内容的法律豁免权。没有这些保护措施,Facebook可能会不得不投入更多的资源来审核用户发布的内容。

  “Facebook的领导者主要关心用户”

  如今,一些Facebook员工公开质疑公司领导者的可信度。软件工程师蒂莫西·阿韦尼辞职了,原因是Facebook默许了特朗普发布不当言论的帖子。该平台决定不删除或标记特朗普“当抢劫开始时,就该开枪了”的帖子,阿韦尼对此举十分失望。

  他在Facebook上发帖宣布离职时说:“马克总是告诉我们,他会对那些呼吁暴力的言论划清界限。然而他现在向我们表明,这不过是一个谎言。Facebook不断改变规则,想法设法找借口默许特朗普发布包含不当言论的帖子。”

  阿韦尼总结道,“Facebook的举动与传播暴力解决仇恨并无二致,公司站在了历史的反面。”

  “Facebook的商业模式是一个良性循环”

  从内部来看,Facebook的商业模式兼具社交网络和广告网络,两者在一个“良性循环”中协同工作,为用户、广告商、Facebook和其投资者了创造更多价值。

  广告网络的收益为社交网络上的用户创造更酷的体验,从而吸引了更多的用户,也为广告商带来了更大的影响力。

  Facebook及其公司文化不断向员工传达一种信息:自己的工作以更有趣、更有意义的方式直接或间接地将用户与内容联系在一起,而广告网络是使一切成为可能的必要商业组成部分。

  Facebook始终在用户的利益基础之上向外界解释其战略和政策决定,同时将人们的注意力从这些决定为广告业务带来的明显好处上转移开来。该公司告诉员工,其所做的所有决策都是为了将世界更好地连接在一起,并在同时令广告业务受益。

  扎克伯格本人可能真正相信这种机缘巧合,并向员工传达了这种信念,并在整个公司中广泛传播。如此一来,员工们便可以为这家通过收集用户个人数据来丰富自身和投资者的公司工作。再加上丰厚的薪水,他们就有充分的理由继续留在Facebook。

  这种做法在大多数情况下都行之有效。但如今,Facebook要求员工对那些明显不利于公众的内容视而不见。该公司曾表示不应充当“真理的仲裁者”,但很多Facebook员工都清楚,这其中显然存在明显的限制,而特朗普似乎有意推动或改变这些限制。

  阿韦尼在他的帖子中说:“每当特朗普的言辞升级时,Facebook便会不断改变规则,想法设法找借口,默许特朗普发布包含不当言论的帖子。”

  另一名员工在Facebook的内部聊天平台写道:“有人在抗议活动中被谋杀,而我们竟然对鼓励这种行为的内容不管不顾。”

  众所周知,扎克伯格与特朗普的关系友好。据报道,扎克伯格曾在电话中与总统讨论煽动性的帖子。

  显而易见,特朗普对Facebook也十分重要,这位影响力巨大的社交媒体总统是许多用户每天打开Facebook的理由所在,他们分享有关总统最近功绩的内容,并发表自己的看法。在政治运动中,特朗普的业务显然是Facebook广告产品的最大客户。

  Facebook一方面纵容特朗普发布的帖子,另一方面却真正关心用户和平台上公众言论的想法,这让许多Facebook员工十分为难。

  “Facebook是一个虚拟的城镇广场”

  关于乔治·弗洛伊德之死引发的骚乱,大部分公开讨论都发布在社交媒体上。如今的社交媒体成为了新闻和信息的新守门人,而许多传统媒体正为生存苦苦挣扎。

  但社交媒体平台可能并非全国性种族问题讨论的理想论坛。

  社交网络意识到,那些最耸人听闻或极端化的内容最能吸引人们的注意,于是便发布大量广告引流。《华尔街日报》最近报道称,Facebook在2018年的研究证实了这一点。

  “我们的算法利用了人脑对分裂的吸引力。”研究人员称,如果Facebook的算法不变,用户收到的推送将包含“越来越多的分裂内容,以获得用户的关注,增加他们浏览平台的时间”。

  Facebook决定不更改算法。

  关于社交媒体算法是否会有助于用户的在线体验仍存在争议,人们可能不由自主地与那些具有相同价值观和信仰的好友分享内容。

  一些立法者呼吁,社交媒体巨头要允许公众来监督自己的算法,但到目前为止,这些平台并未采取这样的做法,而且很可能不会这样做。但是平台上对在线体验是否存在并没有过多的讨论。

  扎克伯格常说Facebook是一个虚拟的城镇广场,人们可以在这里辩论问题,核实新闻内容,交换彼此的观点。但由于当前盲目站队的氛围,Facebook可能更常用于传播有关弗洛伊德示威游行、原因及参与者的不实信息。

  很多在硅谷工作的人努力工作,赚取不菲的薪水。但越来越多的人开始以批判性的眼光看待公司老板在全球问题上的立场,以及自己每天所做的工作是为了解决问题,还是加剧问题。最近几个月,Google员工一直纠结于类似的问题。现在,Facebook的一些员工可能首次面对这个问题。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