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克伯格的理想国与Libra的前路荆棘
2019-06-20 09:52:32
  • 0
  • 0
  • 1

来源:FT中文网

张彧通:区块链和加密货币或许是扎克伯格突围的一次尝试,但是美好的愿景与现实之间横亘着整个社会。

区块链行业迎来了一位重磅玩家——背后是扎克伯格和Facebook的Libra白皮书在全球期待中上线了。已经有拥趸迫不及待地为扎克伯格带上“王冠”,并把Libra视作是比特币之后最重要的突破。也有人蠢蠢欲动,想借机再次掀起“加密货币”的风潮。区块链和加密货币或许是扎克伯格突围的一次尝试,但是美好的愿景与现实之间横亘着整个社会。

扎克伯格与作为商业机器的Facebook

扎克伯格是一个电脑编程天才,从小时候开始就喜欢并精于程序设计,尤其偏爱通信软件和电子游戏。“好玩儿”是孩童时期扎克伯格开始编程的最重要理由。他开发过ZuckNet,用于和牙医诊所的沟通;开发过Synapse Media Player,还植入了人工智能,用于学习用户听音乐的习惯;开发过CourseMatch,用于给用户参考选课;以及Facebook的前身Facemash,让学生通过照片选美。直到创立Facebook之后,企业责任和社会责任逐渐取代了好玩有趣,“透明度、信任、联系、分享”成为了他信奉的“程序员价值观”,对于植入了他自己理想的社交网络来说,这些价值观至关重要。在扎克伯格上中学期间,密码朋克运动如火如荼。《加密无政府主义者宣言》、《密码朋克宣言》以及《密码朋克守则》成为那个时代程序员的“圣经”。很难说刚入编程之门,涉猎互联网尚浅的扎克伯格内心没有受到影响,但是隐私、自由的社会价值还没有在他心中生根发芽。直到因为数据隐私问题被迫坐在了美国和欧盟议会的听证会上时,他终于彻底转向了“赛博朋克”,加密隐私是他设想的未来社交网路的样子。

Facebook这条大船显然不断地将扎克伯格拉扯回现实。Facebook每年受到的批评数不胜数,但是都没有妨碍到其盈利。因为争议越大,反而越能够吸引用户。Facebook的商业模式是构建在用户流量之上的。Facebook官方预期,Facebook日活达到21亿以上,他们每天都会打开Facebook主应用、图片分享社交平台Instagram、即时通讯软件WhatsApp或Messenger。但是用户隐私问题的爆发,Facebook面临着“窃取”的攻讦,用户的隐私被收集、利用,这将会在根本上动摇Facebook的商业模式。截止到2019年1季度,Facebook由于隐私保护问题,已经额外支出了30亿美元,最终由于隐私保护调查而带来的损失会在50亿元左右。Facebook不再是Facemash,商业考量是第一位的,它急需找到另一个流量入口,另一种流量变现的方式。据“Libra白皮书”描述,“世界上仍有17亿人口没有接入银行体系”,自然为这些客户提供普惠金融服务成为一种强绑定,而对于其存量客户来说,除了社交网络的用途之外,金融服务也能满足其高频需求。Facebook和其他企业相比还是幸运的,因为其商业尝试和创始人的理念转变重合了。

Libra是一场社会实验

Libra白皮书发布时,已经有了27个共同发起人,作为许可节点共同治理,facebook在其中担任领导作用,预计在2020年的主链上线时,将会有100个节点接入。在未来的5年时间内,Libra将会转向完全的公链,所有持有Libra钱包的主体都可以称为节点接入。Facebook声称自己和其他节点没有区别,权限完全相同。此外,Facebook还依据美国法设立了一个受监管的实体Calibra用来确保“用户社交数据和金融数据的分离,以及以Calibra自己的名义在Libra上提供服务”,Calibra依据美国银行保密法(BSA)在FinCEN注册成为货币服务商业机构(MSB)。

Libra号称构建了一个易于实现“快速支付、加密安全以及便捷跨境资金流动”目的的体系。这次尝试是否成功不得而知,基本上是通过制造一堆新的问题来解决旧有的问题。例如这个区块链系统以及其创设的“加密货币”——Libra本身能否摆脱Facebook用户和政府部门所担心的隐私保护、数据安全的问题?它存在怎样颠覆现有金融体系的风险和机遇?这些问题Libra白皮书语焉不详。

首当其冲的一个问题就是数据监管。和以往的区块链项目白皮书类似,Libra使用了默克尔树等技术方法来保证数据的安全。但是仍然没有回答如何在技术上实现数据隐私的保护?此外,Calibra也被用来确保用户数据的区分,理想中社交数据、金融数据相互之间不会打通,Calibra单独运营。但是这种方法能在多大程度上保证未来运行在Libra上的数据不会由于商业目的而被滥用?目前没有看到答案。最大的挑战仍然来自于数据监管规则对大型互联网公司的要求。去年,Facebook因为其在欧洲的业务违反了GDPR的规定而受到处罚,扎克伯格本人也前往欧盟参加议会听证。不知道是巧合还是一种信心宣示,Libra基金会设立在瑞士,首批27家创始成员中的商业实体大多在欧盟开展业务。欧盟GDPR将会天然地对Libra以及Libra基金会展开监管,未来其数据流动怎样合规将是非常棘手的问题。

第二个问题来自于金融监管。Libra号称其认证节点从地理上就实现了分布式。这意味着其普惠金融业务的开展需要满足不同法域的监管要求。首先,就是金融牌照问题。Calibra依据美国法进行了合规备案,并且分别获得了美国各州的许可从事“货币流通业务”(money transmission)。这意味着Libra上开展的支付业务、跨境汇款等业务也需要满足所在国的金融监管要求。不同法域的规定差异可能会带来国际法冲突,严重影响这些业务的开展。其次,金融监管要求机构执行了解客户规则(KYC)、反洗钱和反恐怖融资(AML/AFT),Libra是否有相应的技术结构和制度设计尚未得知。最后,Libra设立了“天秤储备局”,用以管理Libra币的发行与消亡。这类设计凭空创造了一个“货币的分发总闸”,有评论认为再造了一个世界银行。笔者认为,天秤储备局将自身定位为“自身的买家”(buyer of last resort)实际上扮演了Libra系统“央行”的角色,其发行的Libra币与一揽子法币以及低波动资产挂钩。这种私人部门发行的“等价交换物”怎样监管?与目前各国央行探索建立的法定数字货币会不会存在冲突?

下一个问题来自去中心化的治理。Libra邀请了投资机构、商业公司、非盈利机构作为合作伙伴加入其中。但是合作伙伴的去中心化治理如何实现?目前可以看到,扎克伯格的尝试是两种方法合二为一。第一,设立Libra基金会,通过三分之二多数决的投票方式确定所有事务;第二,通过拜占庭容错的这一共识机制,实现技术上的投票。在具体事务的治理之前,其实有一个更加根本性的问题需要回答——合作伙伴的目标是否一致?依托Facebook高达27亿月活用户的超大流量池,不论是传统商业机构还是创新企业都无法拒绝这样的诱惑。但是各家机构的利益不同,并且商业模式不一,面对Libra这一创新的风险承受能力势必各有不同。此外,Libra的目标是实现完全中心化的治理,这意味着认证节点的权限将会被逐渐削弱。没有人会白白甘愿放弃自身权益。如果这种商业模式得到验证,那么合作伙伴能做到自我革命么?还有一个潜在担忧是Facebook和Calibra同时作为Libra认证节点,在白皮书里未加区分。这暗示了Facebook想和Calibra一起共同构成Libra的基础设施。Facebook月活达到了将近27亿人,覆盖全球168个国家和地区。在这样的条件下,如何保证Facebook不会做出超越平等权限的行为?

以上三方面的问题足以给Libra的前景画上问号。不论是外部监管还是内部治理,都无疑会增加Libra实现快捷支付与汇款的成本。以GDPR合规为例。欧盟议会的一则调研表明,商业机构为了实现数据保护合规,平均要增加100——150人的合规团队。GDPR会增加全行业超过100亿欧元的成本。一旦这些成本加到Libra的支付和跨境汇款业务上,更不要提基于Libra的金融服务和其他服务,多大程度上的效率改进能够最终实现?

扎克伯格的理想国在人间

Libra做了许多理想化的操作,很多评论人士会认为上述的成本效益问题都不会阻挡,也认为Libra实际上开创了人类历史的诸多先河。其实理性看待Libra,很多的机制设计只不过是人类历史上已有模式的再制造罢了。比如,货币篮子和备付金制度在历史上的实践有很多。比如说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特别提款权(SDR),又如香港回归时要求以发钞行以1美元:7.8港币的比例交付1美元作为备付证明。问题在于,增加了智能合约的Libra如何实现更加稳定的货币篮子,减少波动?代码算法能否模拟经济体与货币的调整关系?再造系统作为基础设施,能在多大程度上实现普惠金融的目标?当法律规则和电脑代码并行时,人类相信哪一个?人类是否还会有选择?在Libra上运行的各种运用能否突破以太坊技术可用性、扩展性的瓶颈?这些都有待观察。

理想国怎样落到人间呢?笔者曾在《比特币十周年了,我们达成对区块链的共识了么?》中明确指出,“区块链技术的生命力在于多大程度上解决了拟制的社会问题”。然而加密货币或者说数字货币都逃脱不了比特币的魔咒。大家都用哈耶克“货币的非国家化”为加密货币镀上金装,事实上大量的区块链项目也的确拥有和扎克伯格一样的理想——加密网络、隐私保护、普惠金融。但是方向错了。区块链拟制的社会问题其实是经济问题,它构建了一个数字经济的经济体。这种自发的经济体在哈耶克那里被称为“交换秩序”或者“耦合秩序”(Catallaxy)。所不一样的是,区块链系统所倚靠的加密货币的价值来源和哈耶克时代完全不同。我们应当赋予数据以可量化的方法,才能赋予加密货币以价值,才能出现单独以数据价值为内核的数据资产。加密货币才能成为衡量数据资产的等价物。为此,数据必须被使用。数据的价值增益是伴随着使用的频次、广泛程度、深度而逐渐递加的。这才是数据本身的“价值”所在。所以,什么技术可以实现数据的确权,实现数据的聚合与共享、数据流动,那这种技术就有适用的价值。什么技术可以量化数据的价值,那这种技术就毫无疑问可能成为数据经纪的基础。从这个角度来说,Libra以及其他任何的区块链技术系统的机制设计和技术创新都应当围绕数据价值的量化展开。如果做不到这一点,所有的数字货币都只是代币,是法币价值的映射而已。

现在看来,扎克伯格的理想国和以往很多的区块链项目类似,在理念上并无特别突出的地方。在区块链价值方面,中国政府和中国公司走过的路,甚至可以为Libra做个参考和借鉴。我们可以预计,在Libra的早期运用阶段,首先是类似摩根币(JPM)那样的企业级运用,成为各家机构自身业务体系内的代币系统,从而对Libra和Libra币做简单的验证;然后会在机构之间开展运用,这些运用不会颠覆和替代体系内的任何组织,例如Facebook会联合Mastercard、Uber等多家机构共同开展跨境汇款和支付业务;然后一旦完全向社会开放,所有人都可以成为Libra节点,大量无效的运用甚至黄赌毒都可能出现在Libra上。

从白皮书来看,有什么是亮点和真正值得期待的?笔者认为并不是任何一个社会实验,而是其踏踏实实开发的MOVE语言。MOVE语言是用来设计和部署智能合约的。笔者将其与以太坊智能合约进行了比较。从其机制设计上来看,可以有效解决以太坊智能合约语言以往的安全漏洞,尤其是记账漏洞。这就为“数字资产”的产生提供了一个重要前提。

分析至此,扎克伯格和他的Facebook做出了一个非常重要的尝试,敢于挑战隐私保护、金融体系,敢于创设数字资产、数字货币等一系列的创新事务。在面对着复杂社会的现状时,扎克伯格敢于成为堂•吉诃德,向着风车前行。只是,我们没有人清楚,这不断旋转的,是风车还是巨人。只有尝试过之后,可能才会有定论。就像他自己曾经说过的话:“一个透明度高的世界,其组织会更好,也会更公平”。那加密隐私,加密货币是不是使得透明度变低而让世界更不好了呢?我们拭目以待。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