脸书Libra,仅仅是Q币还是通往数字霸权之路?
2019-06-27 13:30:14
  • 0
  • 1
  • 0

来源:秦朔朋友圈

2019年6月18日,脸书(Facebook)发布全球货币Libra白皮书,引起热议。 各界人士纷纷发表各自观点,有人认为脸书不过发了一个Q币而已,有人认为脸书将不可避免地成为世界央行,建立数字霸权。

脸书发的这个Libra(天秤、天秤座的意思,有平等、公平的寓意)到底是什么东西呢?要彻底搞明白,得从货币、银行、中央银行的起源讲起,权当利用这个契机简要地学习一遍货币银行学吧。

1、货币是什么?

注:这部分内容,上一篇《数字货币,人类金融史上第四大泡沫?》写过,看过的同学可以直接跳到银行部分。

货币是一般等价物,功能主要有三项,交易媒介(medium of exchange)、计价单位(unit of account)、价值储藏手段(store of value)。

没有货币之前,人们的交易方式是物物交换,一斤大米换一匹布或者一个碗……这很麻烦,双方的需求要正好匹配才能达成交易,所谓需求的双重耦合(double coincidence of wants)。

后来就出现了货币,有了一般等价物就方便交易了。货币也是价值储藏的手段,如果没有货币,奶农不能存储多余的牛奶,多余的牛奶只好变质,不能变成财富。

中国最早的货币是玄贝,出现在夏,商和西周时已成为流通中的主要货币。那时还有紫石,也是货币。到了春秋战国时期,各诸侯国自行铸造货币,形制、尺寸、重量各不相同,形成了布币、刀币、环钱等不同的货币。秦灭六国后,废除各国旧币,将铜币方孔半两钱作为法定货币。不过当时还是有地方铸币,一直到汉武帝彻底收回郡国铸币权,推行铜币五铢钱以后,才最终实现了货币的真正统一。到北宋,出现了世界上最早的纸币——交子。到明代,白银成了最主要的流通货币。

总之中国出现了从玄贝紫石到铜钱到白银黄金的商品(实物)货币(commodity money),还出现了非商品(实物)的纸币。

世界其他地方也差不多,据赫拉利《人类简史》的介绍,人类历史上最早的货币是公元前3000年苏美尔人的麦元,就是固定数量的大麦谷粒作为一般等价物。之后许多物品,从贝壳到威士忌酒,甚至兽皮等都充当过货币。这也是今天美元仍被称为“鹿皮”(bucks)的原因。

两次世界大战之间的20年中,国际货币体系分裂成几个相互竞争的货币集团,各国货币竞相贬值,动荡不定。二战后,1944年7月,西方主要国家的代表在联合国国际货币金融会议上确立了一个以美元为中心的国际货币体系,因为此次会议是在美国新罕布什尔州布雷顿森林举行的,所以称之为“布雷顿森林体系” (Bretton Woods System)。

布雷顿森林体系主要的内容就是“双挂钩”,美元与黄金挂钩(当时美国的黄金储备占全世界的75%),其他国家货币与美元挂钩。各国确认1944年1月美国规定的35美元一盎司的黄金官价,每一美元的含金量为0.888671克黄金。各国政府或中央银行可按官价用美元向美国兑换黄金。为使黄金官价不受自由市场金价冲击,各国政府需协同美国政府在国际金融市场上维持这一黄金官价。

各国国家政府规定各自货币的含金量,通过含金量的比例确定同美元的汇率。 各国货币对美元的汇率,只能在法定汇率上下各1%的幅度内波动。若市场汇率超过法定汇率1%的波动幅度,各国政府有义务在外汇市场上进行干预,以维持汇率的稳定。

法国总统戴高乐一直对这个以美元为中心的体系耿耿于怀,他说:“美国享受着美元所创造的超级特权和不流眼泪的赤字。她用一钱不值的废纸去掠夺其他民族的资源和工厂。”就是所谓“铸币税”,或称“货币税”,指发行货币的组织或国家,在发行货币并吸纳等值黄金等财富后,货币贬值,使持币方财富减少、发行方财富增加的经济现象。

后来美国果然因贸易逆差等诸多原因,发行了严重超过国库所有黄金数量的美元,以法国为首的各国开始挤兑黄金。1971年8月15日,尼克松政府宣告美元与黄金脱钩,实行黄金与美元比价自由浮动。

这标志着金本位制或者说金属本位制时代终结,人类进入信用货币时代。所谓信用货币就是由国家法律规定的、强制流通不以任何贵金属为基础的、独立发挥货币职能的货币,它的基础不再是贵金属而是国家的信用,所以称为信用货币。

货币就介绍到这儿,接下来看银行。

2、银行是什么?

银行是金融机构(或称金融中介)的一种,金融机构指的是任何能帮助引导资金从储蓄者流向投资者的公司。我们以两个特点来界定银行这种金融机构,首先,通过接收存款,它筹集到资金;其次,利用它的资金向公司和个人发放贷款。

银行等金融机构产生的原因归根到底是信息不对称(asymmetrical information)。所谓信息不对称就是指经济交易的一方所拥有的信息比另一方要多。信息不对称导致两大问题,一是逆向选择,就是对于交易的一方来说,那些最渴望达成交易的个人或者公司,反而是最不适合与之成交的;二是道德风险,交易的一方采取危害另一方行动的风险。这两大问题导致的结果就是交易达不成,无法形成市场。

最早研究信息不对称问题的是美国著名经济学家、2001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乔治·阿克罗夫(George Akerlof),他在1970年发表论文《柠檬市场:质化的不确定性和市场机制》(The Market for Lemons: Quality Uncertainty and the Market Mechanism),分析了信息不对称对二手车市场的影响机制。在文中阿克罗夫用不同的水果代替不同特性的二手车,以香甜的樱桃与水蜜桃来譬喻车况优良的二手车,而用酸涩的柠檬来譬喻状况不佳的二手车商品。“柠檬”一词在美国俚语中表示“次品”或“不中用的东西”。

阿克罗夫教授的研究发现,在一个市场中如果卖方掌握了比买方更有利的信息,他就可以掩盖产品的真相,以次充好。比如二手车市场,卖方对车况肯定比买方清楚得多。买方也知道这一点。假设买家开价2000美金买这台二手车,卖家答应了,买家就知道这个车不值2000美金。买家认为卖家能够接受的任何一个价格都对自己不利,这样交易永远达不成。后来美国出台了保障汽车买主权益的柠檬法(Lemon Laws)。

金融市场也是一样,比如张三有一笔储蓄,李四想问张三借钱投资办个工厂,但是张三和李四之间存在信息不对称,张三就不愿把钱给李四。这时候就需要银行。银行存在的价值就是通过减少逆向选择和道德风险解决信息不对称问题,促成交易。

我国最早的银行雏形(只是雏形)出现在唐朝,叫“柜房”,宋代出现交子铺,明朝中叶出现钱庄,清朝出现票号。

交子铺的功能已和现代银行十分接近。交子是世界上最早的纸币,北宋初年(1023年),四川用铁钱,体重值小,1000个大钱重25斤,买1匹绢需90斤到上百斤的铁钱,很不方便。商人要携带巨款去各地做生意更是不可能。于是四川成都出现了一种铺户,人们把铁钱交付铺户存起来,铺户把数额点清填写在用楮纸制作的纸卷上,交给存款人,并收取一定保管费。这个存款凭证就是交子。

后来交子铺户在经营中发现,只动用部分存款,并不会危及交子信誉,于是他们便开始印刷有统一面额和格式的交子,作为一种新的流通手段向市场发行。正是这一步步的发展,使得“交子”逐渐具备了信用货币的特性,成为了真正的纸币,也使得交子铺成为真正的银行。假设交子铺收存的铁钱是100斤,它发行了90斤的交子,10斤留着备付,那么用现代银行学术语来讲,就是准备金率是10%。

一般认为,西方最早的银行是意大利1407年在威尼斯成立的银行。银行这个词的英语bank源于意大利语banca,是长凳的意思,是当时货币兑换商的营业用具。其后,荷兰在阿姆斯特丹、德国在汉堡、英国在伦敦也相继设立了银行。十八世纪末至十九世纪初,银行得到了普遍发展。

这是银行,接下来看看中央银行是什么? 最正点的中央银行符合三个标准,“发行的银行”、“银行的银行”、“政府的银行”。中央银行是控制货币供给的机构,另外它的职能还包括提供清算支付服务、制定货币政策、向银行提供贷款(最后贷款人)、对银行进行监督等。所有银行在中央银行设有账户。

中央银行通过调节基础货币(即央行对于经济中私人部门的负债)来影响货币供给,但是基础货币扩张几倍到达经济活动中,即货币乘数,这个取决于银行及其客户的行为。 所以货币供给并不完全取决于央行,同时也取决于银行及其客户。

最早的中央银行是英格兰银行,创办于1694年,一开始它并不符合第三个标准,它是为政府筹措战争经费而设立的私人银行,不是政府拥有的银行。拿到特许权之后,1208位股东只用了两周的时间就筹集到了120万英镑。之后英格兰银行筹措军费的能力越来越强,为英国夺取世界霸主地位提供了金融的保障。

“光荣革命”之后,英格兰再没有发生过内战,在西方国家中率先实现了政治上的稳定。英国告别了皇权及政权更替的动乱,集中精力对付外部挑战,十七世纪后它在世界不同地方与很多国家开战,最终战胜人口三倍于自己、国力两倍于自己的法国,夺取了世界霸权。

英格兰银行在这个过程中功不可没。有学者分析,法国败北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没有建立像英国那样先进的金融体系。法国的中央银行法兰西银行一直到1800年1月才在拿破仑的支持下创立。1946年1月1日被国有化。

同年,英国工党政府将英格兰银行收归国有,英格兰银行具备了央行的所有三个特点。

美国的中央银行称为联邦储备系统(The Federal Reserve System),简称美联储(Federal Reserve),现在还是由私人拥有,不是“政府的银行”。

美国建立中央银行的过程十分曲折。美国建国之初最接近央行的机构是美国第一银行。1791年2月美国通过了建立国民银行的法令,汉密尔顿以英格兰银行为蓝本进行了构建,是一个私有的、赢利性组织,70%的股东是“外国人”,最大的股东是英格兰银行和内森·罗斯柴尔德。

第一个特许经营期是从1791年至1811年,为期20年。然而,当第一银行的经营许可在1811年3月4日到期时,并没有能够展期经营,因为质疑联邦银行是否符合宪法精神的“反对央行派”占了上风,他们担心金权会损害民权。美国回到没有中央银行的局面。

当时美国市场上合法的货币只有金银两种,金银货币又重又大,携带不便,民众纳税还债时只好选择地方银行发行的纸币。而地方银行鱼龙混杂,管理不善,造成纸币泛滥,信用全无,面值大跌,形同废纸。

为了整顿这一混乱的局面,更是为了支付第二次美英战争(1812-1814)政府欠下的战债,国会在1812年通过了建立第二合众国银行的法案,授予它为期20年的经营特许状。美国历史上第二个中央银行美国第二银行成立。20年期限到后,1832年,以“要杰克逊,不要银行”口号当选的美国第七任总统安德鲁·杰克逊否决了第二银行的“续约”。他认为美国第二银行是一个精英机构,挟国际财阀集团之势,垄断金融业,牺牲普通社会民众的利益,偏袒东部制造业的发展。1845年他去世的时候,他的墓志铭上面只写了一句话:“我杀死了银行。”

美国又回到没有统一的货币发行机制的状态。南北战争(1861-1865)爆发之前,流通中的纸币均为各州立银行自行发行的银行券。当时有1600多家州立私有商业银行,共发行7000多种价值相殊、式样繁多的银行券。

林肯总统到处筹集战争资金,财阀趁火打劫,要求高达30%左右的利息,这让林肯总统无法忍受,决定由美国政府自己发行债券。为了与流通中的私人银行货币相区别,在债券后面印上了绿色的墨迹。这些券被称为绿背(greenback),又称“林肯绿币”。因为是由13个殖民地的联合政权“大陆会议”批准发行的,所以又称为“大陆币”。

南北战争后,美国农业进入了30年的萧条,期间爆发了反对收回绿币的绿币运动、平民主义运动以及白银运动,以农民为主体的平民主义者要求政府发行纸币,干预经济,保护弱势人群,反对私人银行发行货币,反对集中货币权力。他们认为,发行货币是政府神圣的义务,在这一功能和公共利益之间不应有任何其它因素介入,包括私人银行。

他们的担忧不无道理,据说罗斯柴尔德曾说过:“只要我能控制一个国家的货币发行,我不在乎谁制定法律。”

然而,另一方面,发行权掌握在政府手里,也不一定是好事,要看是什么样的政府了。我国历史上臭名昭著的明朝政府(1368-1644)从1375年就发行大明宝钞,是官方发行的唯一纸币,然而滥发无度,物价飞涨,民怨沸腾,用的人越来越少,正德年间(1506-1521)废止。明朝皇帝还喜欢发自己的铜钱,基本上是一个皇帝铸一种年号钱,共有十个皇帝铸过年号钱。往往老皇帝快死的时候,民间就很焦虑,又要换钱了。政府换一次钱,洗劫一次民间财富。铜钱形制越来越滥恶,宝钞贬值越来越严重,这样混乱拙劣的币制使得白银不可遏止地成为公私交易的主要通货。而白银的货币化通过一系列错综复杂又合情合理的机制最终导致了明朝的灭亡。

 

3、货币发行权应该交给银行家,还是政府呢?

著名经济学家、诺奖得主哈耶克从彻底的经济自由主义出发,认为竞争是市场机制发挥作用的关键,而政府对于货币发行权的垄断对经济的均衡造成了破坏。他在《价格与生产》(Prices and Production,1931)和《资本的纯理论》(The Pure Theory of Capital,1941)两本著作中揭示了商业周期的起源,他认为商业周期是政府中央银行在信用扩张的过程中刻意压低利率导致资本被错误分配而造成的。利率是资本的价格,价格和语言一样重要。当资本价格被扭曲时,经济就失去了平衡。

他有句名言:“金钱是人类发明的最伟大的自由工具,只有金钱会向穷人开放,而权力则将永远不会。”

他反对中央银行,反对政府垄断货币发行,论证了竞争性货币制度的可行性和优越性,他指出:货币非国家化是货币发行制度改革的根本方向,由多家私营银行发行竞争性的货币(即自由货币)来取代国家发行垄断性的货币是理想的货币发行制度。这一主张称之为“货币非国家化”或“自由货币说”。

美国当年两派的斗争结果很有意思,成立了不是政府拥有的、是私人拥有的、但是是垄断的中央银行——联邦储备体系。

1913年,美国国会通过了《联邦储备法》(Federal Reserve Act),据此建立了联邦储备体系。根据《联邦储备法》,美国划分为12个联邦储备区,每个区都有一家美联储银行。每家美联储银行都不是所在行政区的政府的一部分,是由当地的商业银行所有,它们购买该银行的股份,每年获得6%的股利。最终的所有者当然少不了罗斯柴尔德、洛克菲勒等家族。

位于华盛顿的联邦储备委员会负责监督这一体系,联邦储备委员会有7名成员,包括主席和副主席。联邦委员会的委员由美国总统任命,并且需获得国会批准。一旦获得任命,委员就独立于当选官员。12个联邦储备银行每一个都设有董事会,由9名成员组成,其中6名由股东单位选举产生,3名由位于华盛顿的联邦储备委员会任命。

这样的制度安排旨在确保中央银行的独立性,避免中央银行沦为政府的附庸,同时也避免沦为私人股东的工具。既要防止“公权损害私权”,又要防止“金权损害民权”。总之要防止极少一部分精英分子损害平民大众的权力和利益。这是历史永恒的主题。

著名历史学家威尔·杜兰特(Will Durant)在他的名著《历史的教训》(The Lessons of History)中讲到一个道理,人与人的能力差异很大,人类大多数能力都集中在少数人身上,这是生物界的定律。所以人类财富的集中是自然、不可避免的。

如何解决呢?杜兰特说:“可以对部分财富进行暴力的或者是和平的再分配,从而得到周期性的缓解。就此而论,所有的经济史都是这个社会有机体缓慢的心脏跳动,财富的集中和强制再分配,便是它巨大的收缩与扩张运动。”

关于少数人统治的问题,他说:“假设大多数能力存在于人类的少数之中,则少数人统治,就会像财富集中一样,是不可避免的。多数人能做到的,顶多是定期把一个少数赶下台,再让另一个少数上去。”

总之,不是银行家,就是政府;不是政府,就是银行家。同时防止“金权损害民权”和“公权损害私权”很不容易。

中央银行就讲到这儿。下面来看看支付宝是什么?

2003年5月,淘宝网成立,没过多久,人气就很旺,因地制宜的商业模式和贴心热情的服务很快让带着强烈傲慢与偏见的eBay相形见绌。然而就是没有多少交易。当时支付方式有两种:同城的见面付款,异地的远程汇款。可是卖家不愿意先发货,买家不愿意先汇款,都要“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这让淘宝很头疼。这是经典的信用问题,信用是金融的本质。银行应该可以帮忙解决,只要提供担保服务就可以。买方选购商品后,使用银行提供的账户进行货款支付,由银行通知卖家货款到账、要求发货;买方收到货物,检验货物,并且进行确认后,再通知银行付款;银行再将款项转至卖家账户。

然而当时的银行都是做大生意的,这种5块钱、10块钱哪怕100块钱一笔的交易,银行的收入根本抵补不了成本,所以银行根本看不上,有空也不做。当然阿里巴巴可以做,然而当时的中国金融业还是以国有企业为主,电子支付牌照也并没有放开,一个企业自己建立一个支付系统既面临技术的难题,更有法律的风险。

可是不冒这个险,淘宝就做不起来。2005年1月,在白雪皑皑的达沃斯,马云第四次参加世界经济论坛,再三思考,当天晚上他给国内的同事打电话:“立刻,现在,马上启动支付宝。”末了,又加一句:“如果要坐牢,我去。”

于是淘宝推出一种基于担保交易的支付工具,支付宝,日后成为中国最大的第三方支付平台。

2017年1月中国人民银行发布了一项支付领域的新规定《中国人民银行办公厅关于实施支付机构客户备付金集中存管有关事项的通知》,明确了第三方支付机构在交易过程中,产生的客户备付金,今后将统一交存至指定账户,由央行监管,支付机构不得挪用、占用客户备付金。2018年3月,网联清算有限公司发文督促第三方支付机构接入网联渠道,明确2018年6月30日前所有第三方支付机构与银行的直连都将被切断,之后银行不会再单独直接为第三方支付机构提供代扣通道。

所以,现在第三方支付的流程里多了网联这个环节,买家发生购买行为后,支付宝通过网联获得各银行的代扣通道,确保买家收货后买家银行支付给卖家账户。

4、Q币是什么?

Q币也称QQ币、腾讯Q币等,是由腾讯推出的一种虚拟货币,2002年正式发布。兑价是1Q币=1人民币,市面上也有折扣渠道。可以用来支付QQ行号码、QQ会员服务等服务。可以购买QQ空间装饰、QQ秀中的服饰和场景、QQ邮箱中的贺卡等,到后来还可以购买QQ各大游戏中的英雄级武器、技能皮肤和道具。

Q币和支付宝是有本质区别的。支付宝里的每一块钱实际都对应银行账户里的一块钱,叫做支付机构的“备付金”,支付宝对于这部分资金没有使用权,使用必须经过资金所有人(用户)的授权。Q币作为虚拟货币,尽管和人民币的兑换比例通常是1:1,但由于不需要银行进行备付金监管,理论上腾讯可以随意增减Q币余额而不需要考虑是否有实际资金的收入。同时,Q币一经购买便算作腾讯的收入,这部分钱不管你的Q币怎么使用,腾讯是可以随便花的。

好比你去赌场,要先拿人民币换成赌场的筹码,然后去玩各种游戏,最后结束时把筹码再换回到人民币,离开赌场。这个筹码就好比Q币。这是代币,是使用范围有限制、不具通货效力的货币。在赌场里,你可以用筹码在赌场玩游戏、买咖啡、用餐,但是出了赌场就不能用。同样,Q币只在腾讯的虚拟世界可用。如果出了赌场,你也可以用筹码买咖啡、用餐,那么它就接近通货了。赌场外接受筹码的地方越多,它就越接近通货。Q币也是,如果它不仅在腾讯的虚拟世界可以用,也可以在现实世界买咖啡、用餐,它就接近通货了。

当然这是不可能的。2009年6月28日,有关方面联合下发《关于加强网络游戏虚拟货币管理工作的通知》,明确虚拟货币表现为网络游戏的预付充值卡、预付金额或点数等形式,但不包括游戏活动中获得的游戏道具;虚拟货币不得用以支付、购买实物产品或兑换其他企业的任何产品和服务。

所以Q币不可能走出虚拟世界,走进现实世界,变成真正的通货,它和赌场筹码一样,只是代币,筹码是实物代币,Q币是电子代币。某种意义上,代币也是货币,只是有限范围内的货币。

假设,纯粹是假设,有一天,我们可以把这个有限范围扩大,比如赌场之外有100个商家愿意接受这个赌场的筹码,深圳南山区腾讯总部附近有100个商家愿意接受Q币,当然假设政府允许,那么你愿不愿意用筹码和Q币?

在你愿意接受之前你会问什么问题?你很可能会问,这个赌场能够保证我随时换回人民币吗?换回的比率和我用人民币换筹码的比率一样吗?对于Q币也是一样。如果我花了1000块人民币换了1000个筹码,后来换回去的时候只能换回500块了,或者索性就换不了了,那我不想用。还有,我的筹码账户会不会被人篡改、盗窃,账户余额不翼而飞?如果会,那我也不想用。这就是货币能不能被大家接受的两个根本问题,一是这个币和其基础资产的兑换问题,二是这个币本身的安全问题。

这里筹码好比当年的交子,人民币好比当年的铁钱。或者说,这里筹码好比当年的美元,人民币好比当年的黄金。人民币是筹码的基础资产,铁钱是交子的基础资产,黄金是美元的基础资产。基础资产是已经获得大家信赖的货币资产,在不同的时期是不一样的,一开始是金属货币,金属货币是纸币法币的基础资产;后来纸币法币是代币以及数字货币的基础资产。

如果大家觉得发行货币的一方没有足够的基础资产储备备付,那么这种货币的信用就被质疑,就会引发挤兑,所谓挤兑就是同时有很多人来银行提取现金,这种货币就离崩溃不远了。布雷顿森林体系崩溃就是因为美国因贸易逆差等诸多原因,发行了严重超过国库所有黄金数量的美元,以法国为首的各国一挤兑,美国就扛不住了,再换下去黄金就换没了。于是1971年8月15日尼克松政府宣告美元与黄金脱钩,不换了,实行黄金与美元比价自由浮动。

从深层次原因来讲,布雷顿森林体系垮于“特里芬悖论(Triffin Dilemma)”,即一种货币,既要充当一国的主权货币,又要充当国际清偿能力货币,这是不可能的,是一个悖论。

币圈有个泰达币USDT,泰达币是Tether公司推出的基于美元USD的电子货币Tether USD,简称USDT。1USDT=1美元,公司承诺用户可以随时使用USDT与USD进行1:1兑换。这里泰达币的基础资产就是美元。泰达币被称为稳定币,因为有基础资产。Tether公司号称严格遵守1:1的准备金保证,即每发行1个USDT代币,其银行账户都会有1美元的资金保障。然而后来人们发现它发了30多亿个泰达币,美元储备几乎为零。如果持币者来挤兑,它就爆了,不过目前它只是跌得很厉害,还没有彻底爆掉,这也是“奇迹”了。当然币圈“奇迹”很多。

现在如果有一种币,锚定的基础货币不是人民币也不是美元,而是美元、欧元、英镑等一篮子法币还有一部分债券,有分布在全球无数家机构支持,全球一二十亿人可以在现实世界、真实生活场景中使用,那么你愿不愿意用?你还是会问那两个问题,一是这个币和其基础资产的兑换问题,二是这个币本身的安全问题。

脸书将要发的Libra就是这样一种币,前一阵它发布的白皮书可以回答你的这些问题。

白皮书开宗明义:“Libra的使命是创立一个简易的全球货币及金融基础设施,赋权几十亿人们。本文件列出了我们的计划,我们将建立一个新的去中心化的区块链、低波动性的加密货币、智能合约平台,旨在为负责任的金融服务创新创造一个新的机会。”

这里“负责任的”、“新机会”等词影射了这个领域之前创新的一些问题。

后面具体介绍了Libra的三点特征:

基于一个安全的、可扩容的、可靠的区块链;

基于一个会给它带来内在价值(intrinsic value)的基础资产储备;

由“独立Libra协会”治理,该协会的任务是确保Libra生态系统的进化。

脸书专门成立负责Libra的独立子公司Calibre。Libra的生态主要包括三个部分,协会会员、各国合作的金融网点(兑付托管储备池)、第三方应用开发者。

我们来看一下Libra和典型的数字货币比特币的异同。

首先,比特币是依据特定算法,通过大量的计算产生的。好比做数学题,做对一道得到一个币,这个币的表现形式就是一串密码,或称为秘钥,没有对应的基础资产。当然人们买卖比特币是要用实物或者法币的,最终的价格取决于市场。比特币的第一笔交易是一万个比特币换了两个披萨,最高的时候一个比特币的价格是2万美元。它没有所谓内在价值(intrinsic value),它的价值完全取决于市场。

货币数量理论认为,货币的价值取决于货币的数量。货币在交换中不过是一个象征符号,因而货币的物质实体不必具有内在价值(intrinsic value),货币的物质实体与货币的价值没有任何必然联系。亦即是说,纸币和金铸币一样发挥作用,而无需花费稀缺的社会资源(如开矿、提炼和铸造)去铸造硬币。现在的数字货币更是这样,本来就没有实物载体,当然现在挖矿获得比特币等数字货币还是消耗社会资源的,比如电,产生一个比特币的成本大概在5000美金左右。

Libra不是由计算产生的,它的表现形式不是一串密码,从这个角度来讲,它不是狭隘意义上的数字货币,它是电子货币。它比较像赌场筹码、腾讯Q币那样的代币,有对应的基础资产,有对应的基础资产的加密货币被称为稳定币。不过Libra和赌场筹码、腾讯Q币不同的是,它对应的基础资产不是一种法币,而是一篮子法币。

这和特别提款权(Special Drawing Right,SDR)相似。SDR亦称“纸黄金”(Paper Gold),最早发行于1969年,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根据会员国认缴的份额分配的、可用于偿还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债务、弥补会员国政府之间国际收支逆差的一种账面资产,可与黄金、自由兑换货币一样充当国际储备。目前特别提款权的价值是由美元、欧元、人民币、日元、英镑这五种货币所构成的一篮子货币的当期汇率确定。

其次,比特币最终有多少个,数量是给定的,由这个程序决定,但是算出了多少个是参与“挖矿”的人决定的,也就是说生效的数量是由市场决定的。是由网络节点的计算生成,谁都有可能参与制造比特币,而且可以全世界流通,可以在任意一台接入互联网的电脑上买卖,不管身处何方。所以严格来讲,比特币不能叫发行,因为没有一个集中的组织发行,是市场进化形成的,如果一定要用发行这个词,可以叫去中心化发行。

Libra是由“独立Libra协会”发行的,是中心化的发行。Libra的数量将由这个发行的协会决定。脸书希望在2020年上半年发行Libra时这个协会能够拥有100家左右的会员,这些机构分布全球各地,来自各行各业,有企业、有非营利组织、有学术机构。目前已经确定的创始会员包括万事达、Visa、PayPal等支付公司,eBay、Uber等技术和市场平台公司,LLiad、Vodafone等电信公司,Anchorage、Bison Trails、Coinbase等区块链公司,Andreessen Horowitz、Breakthrough Initiatives等VC风险投资公司,妇女世界银行等金融普惠非营利性跨国组织。

脸书只扮演牵头的角色,等到Libra生态建立起来后,它的权力和义务和其他会员一样,没有特权。

再次,比特币是基于P2P点对点的技术的数字货币,完全匿名。Libra可以用假名,一个人可以持有一个或多个账户,与现实世界的真实身份可以毫无关联。但是KYC+共享用户财务数据的权限,还是相当于把用户的财务信息的私钥上交给了脸书及其联盟。

最后,比特币和Libra都用区块链技术,区块链的不可篡改、全程追溯、共同监管等功能实际上起到了传统金融基础设施的监控作用。一般情况下你不会担心支付宝里的余额不翼而飞,因为支付宝背后是完整的传统金融基础设施,除非蚂蚁金服、网联、银行欺诈,而这种可能性几乎为零。你会更担心你的Q币账户被黑,因为Q币背后只有腾讯,所有数据和信息只有腾讯一个公司可以查看、使用、分析,完全的中心化处理。

不过比特币用的区块链是非许可式区块链,所谓公链,大家都可以参与,而Libra用的是许可式区块链,经许可的联盟节点才可以参与,是联盟链,所谓私链。当然白皮书也说了,以后生态成熟后会向公链转型。刚开始培育生态的时候通过大户联盟的方式是可以理解的,没有受益者就没有人来推动。而且没有这些大公司的背书,用户也不会放心来用Libra,Libra生态就做不起来。但是,最终大户的利益本质上和区块链开放、民主的精神是相背的,当生态真的形成时,它们是不是愿意集体自宫,这是一个问题。

区块链信仰者们对Libra表示很失望,甚至气愤,认为Libra举着区块链的大旗却做着违背区块链精神本质的事情。因为目前看来,Libra的生态本质上是完全私有的、集中的、控制的、由少数超级节点验证和授权的私有联盟链,唯一符合真正区块链精神的是它将根据Apache 2.0开放源代码。

当然,现实世界的实践需要根据实际情况作妥协、分阶段,和纯粹的技术乌托邦是两回事。

比特币是区块链信仰者心目中最理想的数字货币,被称为数字黄金。然而比特币并不适合充当真正流通的货币,数量不能增加这一点就会带来通货紧缩等一系列麻烦。它作为数字货币的一个实验是失败的,作为一个全球小微支付系统的实验也是失败的。它的价值更多地来自人们对它的信仰,这种信仰是出于对信用货币的怀疑、不安。有人说,崇尚比特币好比是对权力不信任导致的货币返祖行为艺术,很有道理。不过它的出现毕竟标志着人类对数字货币探索的开始,标志着人类货币史进入一个新时代。

5、脸书会不会借助Libra成为世界中央银行?

中央银行最大的功能是发行货币,控制经济中的货币供应量。Libra锚定一篮子货币,其底层是一个可以链式转让的货币指数基金。根据白皮书的说法,是100%提供储备法币备付的,账上会有足额的一篮子中的法币,利息归协会会员所有。这就好比说准备金率是100%。当准备金率是100%时,它是没有发行货币的功能的。就像宋朝的交子铺,如果交子的数量完全等于它收存的铁钱的数量的话,那交子只是存款凭证,交子铺没有发行货币的功能。只有当交子铺发现存款人不会同时来取钱,超额印发交子时,交子铺才成为真正意义上的发行银行。

这一天对于脸书来讲会不会来临呢?假设明年上半年Libra如期发行,而且很成功,使用的人越来越多。多年之后,大量的产品和服务都可以用Libra支付结算,用户的一生均可在Libra生态中度过,根本无需把Libra兑换成基础法币。全球用户逐渐建立了对于Libra本身的信任,不担心Libra会像USDT那样无法兑付,谁也不会去兑付,那么Libra协会还会保有100%的基础法币吗?如果不是,它就具备了发行货币的功能,就成了跨国界的世界银行。

当然这一天要到来,Libra要活得足够地长;要活得长,首先要处理好眼前和各国监管部门以及国际反洗钱组织等国际监管部门的关系。扎克伯格在公开信中表示,负责Libra的独立子公司Calibra将像其他支付服务供应商一样接受监督。扎克伯格把Libra定位为只是一个支付服务供应商,并一再表示隐私和安全将融入推动Libra的每一步。

然而各国政府还是担心Libra最终将取代主权货币,助长恐怖主义等非法活动,掌握并泄露用户信息……法国财政部长、德国议员都表示了反对的立场,美国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主席Maxine Waters甚至希望脸书停止推进Libra,直到举行项目听证会。

当然,受到Libra冲击最大的应该是币值不稳定的那些主权货币,特别恶性通货膨胀国家的货币。对那些国家的政府来讲是坏消息,对那些地方的民众来讲不失为一种福音。而一篮子货币中的货币,特别是权重最大的美元的地位将得到巩固,除非有一天Libra开始发行货币,成为世界央行,才会真的挑战到美元的地位。那将是遥远的一天,国家不消亡,主权货币很难消亡,很难想象世界主权国家纷纷把货币发行权让渡给一个企业或企业联盟。而且就算那一天来临,无非也就是Libra取代了美元,金融中心从纽约迁到了硅谷,还是在美国,美国的金融地位只升不降。

有人认为如果Libra真的成为无国界的货币,那么就成功实践了哈耶克的货币非国家化理论。这恐怕是一个误解,就像之前所介绍的那样,哈耶克是经济自由主义信奉者,他反对政府垄断货币发行,提倡货币发行也引入市场机制,由多家私人银行同时发行货币,竞争会带来最优结果。他的货币非国家化的“非”不是跨国界、无国界的意思,而是货币不能由国家垄断、一个国家不能只有一个货币的意思。

换到Libra这个场景,哈耶克会说货币非世界化,就是一个世界不能只有一个货币,他会反对任何一个组织包括像Libra这样的协会垄断货币发行。他认为货币也要市场化,要有不同的货币一起竞争,这样结果才是最优的。数字货币应该也是一样。或许我们中国也可以做一个世界数字货币参与竞争。马化腾说:“从技术上没有什么突破,不复杂,关键是监管的空间。”

不管怎么说,决定Libra命运的不是技术,而是监管,是人们对于主权、民主、公平、效率等的思想。

6、对中国的影响

扎克伯格那封信中还写道:“我们希望让每个人都能轻松地收发资金,就像你们在我们的app分享信息和照片一样简单……未来我们希望为个人用户和企业提供更多的服务,比如一键支付账单,扫二维码购买咖啡,或者不需要携带现金或地铁卡就可以乘坐当地的公共交通工具。”

中国读者看了难免微笑,这些在我们这里都已经实现了呢。当然我们只是一个国家一种货币,所以实现起来比较容易,脸书要在全世界范围内实现这些功能,而且不需要用户有脸书账号、支付宝账号、微信账号、苹果App Store账号等等,只需要有智能手机,这是一大创举。

这对于有智能手机和4G/5G网络却没有银行服务的地方特别有帮助,比如阿富汗、索马里、孟加拉国、印度、委内瑞拉等地的村镇,是真正的普惠金融。对于既有智能手机、4G/5G网络又有银行服务的地方来讲,也是一个好消息,如果你要跨国转账的话。之前看到一篇文章说:“比如你看到一个巴西女歌手的热舞视频而感动,截屏她的打赏账户信息,委托招商银行,发一份SWIFT加密电文,指示纽约中国银行从招行户头上扣1美元,通过CHIPS系统转给花旗银行下巴西银行的户头,附带女歌手的姓名和在巴西银行的账号……这特么疯了。”有了Libra,这就完全不算疯了,这钱就真的像扎克伯格所说的那样像发照片那样就发过去了。这将会促进打赏以外的很多活动,比如慈善,你可以很方便地直接资助索马里的孩子餐费,无需通过可疑的慈善机构。使用场景不胜枚举。

区块链是人类重要的技术发展,区块链不仅是基于分布式网络的ICT新技术,还涉及密码学、数学博弈论、经济学的激励设计理论、组织学等等学科。如果把区块链看作是简单的工具,那就太小看区块链了。基于区块链的商业模式之丰富、深刻将超乎我们想象。

和任何新技术一样,区块链也将经历理论准备期、开创期、商业化期三个阶段。泡沫往往在开创期出现,泡沫破裂之后真正的有价值的商业化进程才开始。就像互联网的真正商业化大发展是在世纪之交的互联网泡沫破裂之后。区块链2009年1月3号上线到现在十年,开创期即将过去,2019年将迎来商业化期。

中国应该跟上,不要被数字货币的泡沫迷惑,看不到区块链技术的真正价值所在,不要因为忙着治理币圈忽视了世界数字货币的萌芽以及对全球金融格局的影响。世界数字货币的出现或许是对人民币国际化的降维打击,我们或许需要另谋出路。

不过,不管怎么说,对于炒币人士还是要提醒一句,此币非彼币,Libra的发行并不能证明数字货币的泡沫不是泡沫,好比发现某种郁金香有药用价值,不能证明郁金香的泡沫不是泡沫一样。(有关数字货币的泡沫问题,参见笔者上一篇文章《数字货币,人类金融史上第四大泡沫?》)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